当前位置:首页

由海拔2600米左右的5个山包组成

2021-05-21 22:17

有批评者指出,神农架如此修机场的做法是不给子孙后代留下环境后路、一味发展经济的短视之举。

据介绍,环保部对机场建设对环境的影响进行了科学论证,在此基础上,2009年出具了《关于湖北省神农架民用机场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神农架机场办负责人钟秀国说,神农架机场是最终选定在净空条件较好、占用植被最少、对山体破坏相对最小的一块山地上开工建设的。

网友“冰零尔”说:“试想推平5座山峰,摧毁多少树木;填平数百个溶洞,毁坏多少自然景观,这不是破坏生态平衡是什么呢?”

华夏始祖神农氏架木为梯采尝百草、金丝猴、传说中的“野人”……神农架作为全球中纬度地区唯一保存相对完好的原始森林,就像一块神秘的世外桃源,让人们心驰神往。不过就在这片处女地上,正在修建华中地区海拔最高的机场。

事实上,不少批评神农架建设机场的声音并不是反对建设机场本身,而在于在这个“世界生态宝库”修建机场破坏了太多的自然环境,尤其是削山头、填溶洞这种已经被世界上许多国家完全摒弃的对自然环境极其野蛮、不负责任的行为。

据介绍,海拔2583米的大草坪场址位于神农架林区旅游主要集散地木鱼镇西北,公路距离约58公里,距松柏镇公路距离70公里。场址位于独立的狭长山脊之上,由海拔2600米左右的5个山包组成。由于是喀斯特地貌,容易出现不良地质现象,因此建设人员对溶洞、溶沟等进行了处理。而这恰恰饱受批评。

而一些自称是神农架人的网友称,修建机场对神农架的发展很重要,神农架人期盼已久,认为神农架发展生态旅游是一条可以使保护与发展并行的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说,修建机场对当地生态的破坏远小于修建盘山公路或高速公路,在这样一个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修建机场,将会有利于当地环境的保护。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重光认为,如果我们单纯为了增加gdp而对环境进行大面积毁灭性地破坏,那么经济发展的目的是什么?破坏环境不仅使当代经济不一定能够很好地发展,而且会影响到下一代甚至下几代人,应给这样的经济发展打上问号。

有网友指出:如果说污染了一条河流还有想办法让其净化的可能,但被削掉的山头、被填平的自然溶洞,这种破坏是不可逆的,超出了人类对自然的正当、合理的索取。

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周运清认为,神农架要发展,建机场是必要的,但在哪建、如何建,需要认真琢磨和科学决策。

有着“世界生态宝库”美誉的湖北神农架,最近因为建设机场而陷入舆论漩涡。

不少有识之士认为,按照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发展经济是绝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依旧在按照牺牲环境换取发展的陈旧思维在办事。这一点恐怕是比神农架机场争议本身更值得全社会进行反思的地方。(记者吴植、王贤)

而对于有关方面的“立项合法”“环评过关”,不少舆论也表示并不完全接受,认为任何一个事实上的破坏环境都不是一件“合理合法”的外衣所能掩盖的。

神农架多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称,建设机场不仅将满足国内外游客乘飞机到神农架观光旅游和物资运输的需要,而且能有效解决神农架森林保护和救灾等一系列难题。

据机场建设方介绍,神农架机场距保护区直线距离16公里,位于神农架的红坪镇大草坪,属原国家民航总局机场“十一五”发展规划项目,是湖北省鄂西生态旅游圈的重点工程。该项目于2009年元月经国务院批准立项,经国家相关部委批复,2011年4月正式开工建设,预计2013年10月正式通航。该项目总投资11.3亿元。

事实上,神农架机场的尴尬反映的是一个多年来的博弈:环境保护优先于经济发展,是停留于纸面还是落到实践?在这场有关神农架机场的争议中,批评者的批判或许比支持者的抗辩更值得深思。

神农架凿山填石修机场的新闻引起舆论哗然。不少人指责建机场会严重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毁掉大好河山,还有人质疑该工程是否有环评报告等相关程序和批文。

神农架建机场引发的社会热议,再一次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关系推到前台。追求经济社会发展和保持原生态环境之间究竟该如何取舍?